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紫气东来的博客

 
 
 

日志

 
 

转载五连天津知青杜鸿林:“苦恋黑土情 ”- 中国农垦北大荒网  

2011-06-02 21:16:10|  分类: 转载博客1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杜鸿林:“苦恋黑土情
  我时常自问:为哈难舍那份黑土情?那是我人生进取不止的精神源泉。开拓进取,是北大荒精神的特征,也重重地在我心身打上烙印,激励催促着我,永不满足,不停攀高。工农兵学员的名份受歧视,这口气难咽。三十出头的我把刚出生几个月的女儿放在脚上,一边踮哄她入睡,一边补英语啃高等数学,到了以高分考上硕士研究生。

    调到市委机关,我在尽职尽责办好公务之余,主动找压力,向社会学习,向实践学习,向睡眠要时间,选定课题进行理论研究。就像当年在北大荒,干一天活回来,伙伴们玩闹睡觉之时,正是我挑灯读书写作之际。多少个不眠之夜,熬出了百余万字的成果出版发表,其中参著国家级社科项目三种,获省级社科专著一等奖一项、三等奖两项。《人民日报》、《光明日报》等发表过我的论文。其实,这些并没有哪个领导和上级要求我搞,我是主动情愿的。要想不当庸官,要想本职工作上档次,不自找苦吃,自我提高,仅满足于应付本职工作范围内的那些事是不行的。想当初,在连队割麦子,定额三分地,我非得割它五分地不可,挖冻方定额三立方,我硬是干到十八立方。开始有逞能的因素,日子长了,就修炼成一种精神气儿。直到今天,这股于有先进不拿中游的精神气儿仍鼓苗在我的肌体之中,激励着我不停进取。 

  我时常自问:为啥难舍那份黑土情?那是我精神家园中最值得珍爱和开掘不尽的宝藏。我的青春无法更改地同那方黑土地融会在一起,构成我人生年轮中永不龟结一层。青春情结,黑土情结、知青情结是那样密匝地交结在一起,驱使我在近年三访北大荒,去追寻抚慰祭奠消逝不复还的青春,去拜望平凡可敬的老农垦,更深切地关注北大荒的命运。我曾为乡亲们、荒友们捐过些钱或组织为他们捐过钱,但最能发挥作用的还只能是我手中的秃笔。我先是搞好本职公务,再是搞好理论研究,剩下的精力就跟踪钻研知青问题。

 可以说,我在“文革”后研究知青上山下乡的学者中起步算是早的,成果也是算有点影响。继中央党史研究室张化的第一篇有关知青上山下乡的论文公开发表后,我的《关于知青上山下乡若干问题的反思》一文问世,特别是对知青上山下乡运动的分期最早作了界定,其结论,与不久前原国务院知青办顾洪章同志撰书的分期相同,这时间相隔了十余年。随后,我  出版了国内第一部知青上山下乡运动史《风潮荡落》。书出得很艰难,耽搁了近两年。由我的兵团战友余小惠作责编的该书的姊妹篇《魂断梦醒——中国知青上山下乡运动全景回顾》的出版也不甚顺利,出版发行后的一些情况更是我所始料不及的。

 
 在收到的众多读者来信中,听到许多赞许、批评,也听到久违却又是经历过“文革”的人们永不陌生的声音。可能是由于发行商在广告宣传上的不太妥当,引起了两位同志的误会,他们从新疆致信我所在城市的市委和我工作单位的领导,指责我“别有企图,全盘否定全国知识青年上山下乡运动”,而且是“极尽诬蔑之能事”,质问我“居心何在?想把全国青年引向何处?质责问我“还配得上在市委机关工作吗?还是共产党员吗?”他们要“戳穿杜鸿林蓄意诬蔑、恶毒攻击中国知识青年上山下乡伟大壮举的赖言!”  (是“赖言”,原信如此——笔注)“建议市委令杜鸿林在报上检讨,挽回恶劣影响,对杜加以政纪和党纪的严肃处理,以纯洁我党队伍。”  好在他们用的是“建议”的字眼,而不是“勒令”,我所在城市的市委和我单位的领导对我抱以很负责很理解的态度.我的强烈感受是,时代毕竟不同了,“文革”教育了几代中国人,重演全局性悲剧的土壤是少得可怜了。为此,我写了一封至今未发出的回信,因我不知两位同志的姓名地址工作单位。我信中只请两位同志粗粗翻翻我的书,就有可能收回对我的“判决”。

  我在信中确信,只要他们亲身接触一下我,并全面地读一读我关于知青问题的主要书文,也可了解一下这些年来,我对知青及其子女、对北大荒牵肠挂肚的一片心意和所尽的绵薄之力,大家会成朋友的。至于对知青问题取得一致看法,我不敢奢望,谁也不能强迫和勉强谁。粗粗算算,十几年来,我业余发表出版关于知青问题和北大荒的书文也逾百万字了,包括三本专著,一批报告文学、散文、论文。其中我在第二故乡黑龙江省委《奋斗》杂志、《生活报》、《知青文史》等传媒上发了不少文章。在《奋斗》杂志连续发表的三篇文章基本说明了返城后我对北大荒的情感发展脉路:从“漫漫知青路、悠悠大荒情——知青回访北大荒的思考”到北大荒精神——我人生最珍贵的财富”再到“三访北大荒断想”,从觅情叙情到总结反思再到为北大荒、黑龙江发展出谋献计。由于工作担子日益加重,我的精力毕竟有限,再像以前那样投入对知青问题的研究是不太可能了,但我永远会把这一话语装在心头,恐怕直到生命终结。

  我时常自问:为啥难舍那份黑土情?那是我得以传代的神火。我最忧虑的是我的女儿也患上当代独生子女的通病——“毒(独)”、“自私”、“以我为中心”、“太骄嫩”……天津,我曾主持组织数千北大荒战友参加的《北大荒风云录》首发式,我带着女儿同我一起忙乎,让她感受知青群体的真诚和团结。我带女儿去探望生活困难的荒友,让她感受人与人之间不能不相互托扶。我携女儿去看望同住一座城市的原黑龙江云山农场烧成重残的翟英选,给女儿讲英选这位救火英雄当年的纯真勇敢,讲英选向社会挑战、顽强活下去的坚韧,讲她返城后遇到的艰难,讲荒友们对她的关爱,使女儿受到极大震撼。我答应女儿的请求,结伴回访北大荒。在连队,她与一残废女孩结交了朋友,她答应我节省自己的零用钱来帮助残废女孩读书,后来她真的做到了。她结识了许多老军垦,在她的心目中,最可爱的人就包括这些本该贻养天年却还在辛勤劳作的人们。一道回访,胜过课堂数载。女儿渐渐长大成人了,她对北大荒,对知青问题也愈发关注起来,我们父女俩心灵间很是畅通。我曾在虎头的乌苏里江畔对她说:“爸死后把骨灰就埋在这里,这事拜托你了。” “您的孙辈也会给我这样做的。”“舍不得爸爸?” “这儿地方好。”行笔止此,一股热浪又从心底涌向喉间,真是百味交集呵,我的女儿,不愧是北大荒知青的后代! 

  北大荒与我终生同行,黑土情与我血脉相通。

  让北大荒的土地延展到中华大地乃至世界各地,让北大荒精神代代相传。这应当成为我们北大荒知青人生中割弃不掉的一份责任。

相关文章

更多评论...

Copyright ? 2004 -2005 中国农垦信息网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方式:



引文来源  杜鸿林:苦恋黑土情 - 中国农垦北大荒网
  评论这张
 
阅读(43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