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紫气东来的博客

 
 
 

日志

 
 

忆三十三团林业站(3)  

2009-09-20 08:43:23|  分类: 我的文章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当初因为中苏两国关系恶化,并且在边境地区发生武装冲突,所以黑龙江生产建设兵团的任务就是屯垦戍边,即要生产建设、又要保卫边疆。因此从组织和人员编制、生产活动、作息时间都实行了半军事化,连队作为基层单位,从战士、副班长、班长……指导员、连长,除了不穿军装,与军队的称呼也没有什么区别,我们林业站也一样,只不过连长改称站长罢了。

从团部到连队每家每户、每间知青宿舍都配置了有线喇叭(有一根拉线开关控制开和关),团部有广播站,每天清晨6点就播放起床号,缓慢舒展的节奏我现在还记得,少——————都、咪——————……6点半准时集合,按照班和排列队点名报数,随后在公路上慢跑十来分钟,跑步途中还会喊“锻炼身体、保卫祖国”等诸如此类的一些意气风发的口号。7点开早饭,7点半出工,当然出工、收工也有不同的军号曲调来表达。团部广播站在每天早餐、午餐、晚餐期间还播放中央人民广播电台的新闻节目,以及歌曲和部分样板戏片段,晚上八点播放新闻联播节目,结束后播放熄灯号。若团部有重要会议,有线广播也会转播,每个连队都会及时地组织收听,平时团部和连队的一些通讯与简报也是靠它来传播。当年那个地方没有电视,即使有了电视机和天线,但是那里也收不到任何电视信号,因为那个地区那时还没有安装电视转播塔。交通车每天附带送信送报纸,但是报纸都是滞后一至二天,相对来说有线广播的信息传播得最快。因此有线广播就成为我们每天生活中不可缺少的一部分。并且使我们的工作和生活日复一日地变得非常有规律、有节奏。当然这样机械的过日子,生活也显得非常地枯燥、单调和无聊。清晨当嘹亮的军号声再次响起时,这就意味着新的一天又重新开始了。

虽然那时晚上没有什么娱乐活动,但是政治学习很多,什么“斗私批修”会,“忆苦思甜”会、就是中共中央的党内文件,同样我们这些小老百姓也必须学习,并且贯彻执行。而且每个人都得发言,当然处在那个年代就是这样一种政治氛围,所以也就不足为奇了。逢到开会那些老职工就忙乎开了,象指导员赵冠连、排长王开云、老职工赵洪征、赶车大爷等这些爱好抽烟的人,他们会把放在火墙顶部烘干的东北烤烟(这烤烟是他们自己种的,东北烤烟宽宽的的叶子就像海带,但没有海带长),撕一小片下来放在手掌心碾碎,又撕一小块报纸,把碾碎的烤烟放在上面卷成卷烟状,随后放在嘴边用舌头长长的一舔,卷烟就粘合住了,接着就把卷烟的一端小头部位掐掉,随后咬在嘴里掏出火柴一点,就美滋滋地抽起来。但是这烤烟实在让人不敢恭维,东北烤烟的劲很大特冲鼻,而且又臭又辣非常呛人,满屋子的烤烟味,使我喉咙发痒只想咳嗽,在这样的环境中开会真的是挺难受的,但老同志就好这么一口,对他们来说抽烤烟是一种享受,可是对我们不会抽烟的人来说简直是在遭罪,说实话我们这些不抽烟的也真没辙。

林业站初期没有自己的食堂也没有自己的宿舍,那时我们这些知青吃和睡都在五连,尽管后来我们有了自己的食堂,但各方面的条件都无法和五连相比。首先五连炊事员炒大锅菜的水平就比我们食堂强,其次原材料新鲜,因为五连有自己的菜地、有自己的豆腐作坊、有自己的猪圈和羊圈。就说那个“炒土豆丝”吧,一根根土豆丝外面包裹着一层薄薄的浆(大概是用淀粉勾得芡吧),吃起来一点不面,而且脆脆的,用一个字来形容就是“棒”。再说那个“白菜炖粉条”,吃在口里稍微有些烫嘴,那种软软的滑滑的感觉真的很舒服。还有那个“韭菜肉片炖豆腐”,一青二白的从视觉上就让人食欲大增,那个韭菜香、猪肉香、豆腐香合在一起用东北土话说就是“没治了”、“贼好吃”。要知道那里喂猪的饲料特别好,工业一连的油厂、面粉厂和酒厂,经生产加工后的副产品“豆饼”、“麸皮”与“酒糟”是上等的精饲料,五连菜地里的萝卜叶子,花菜、卷心菜和大白菜最外层的青绿色的菜邦子,豆腐坊的豆腐渣都是上好的粗饲料,猪吃了这些饲料,你说这个猪肉能不香吗。那个豆腐就更没得说,是用纯大豆磨成浆,经纱布多层过滤后用盐卤点得,那个豆腐切成小块放在锅里炖或者煮,即不会断,也不会碎,而且吃起来没有一丁点豆腥味,只有豆制品特有的清香味。韭菜当然是当天割得保证新鲜,是正宗的绿色食品。所以这个菜真的很好吃,原汁原味绝对的“正版”,吃在口里就是二字“过瘾”。那时的主食就是白面馒头,偶尔会吃上一次大查子饭(口感太硬胃实在受不了,而且不易消化),早餐的稀饭经常变化,苞米糊、小米粥、小查子粥喝起来也蛮舒服的。因为是半军事化,所以不管是吃多吃少、吃好吃孬,伙食费也就统一标准每月十二元,但这对女青年来说好象不太公平,说实话她们可没有我们男青年吃得多,剩余二十元钱另用。和插队落户相比我们这些兵团知青要幸运多了。

离开那里那么多年了,对已经失去的事物,现在也就只能作些美好的回忆了,年代久了有些事物记得不是十分清楚,若有写的不够准确的地方,请战友们多多谅解吧。当然也希望林业站和加工厂的战友们写些回忆,互相聊聊往事,给大家添加一份当年的感觉吧。

  评论这张
 
阅读(251)| 评论(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